第299章 送人

作者: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都市狂少神医小农民叔,你命中缺我新帝谋婚:重生第一女将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神医废柴妃:鬼王,别缠我重生之都市仙尊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掌欢最新章节!

????骆笙脑海中满是“镇南王幼子”几个字在回荡。

????镇南王幼子与救走他的护卫被抓押送到了京城——

????她终于忍不住看了身边的骆辰一眼。

????宝儿明明就在这里,平栗口中提到的镇南王幼子又是谁?

????“不可能!”

????迎着平栗微讶的眼神,骆笙压下心中的惊涛骇浪,沉声道:“我父亲对皇上忠心一片,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!”

????平栗看着骆笙的目光带了几分无奈,仿佛对着不懂事的孩子:“三姑娘不要闹了,我会查清楚的。”

????骆笙嘴角微牵。

????“闹”这个字用的真有意思,换作真正的骆姑娘突然遇到这种事,听平栗这么说恐怕会瞬间火冒三丈。

????骆笙越发冷静,面无表情盯着平栗问道:“大哥准备如何查清楚?”

????平栗眸光闪了闪。

????不得不说,三姑娘的反应出乎他意料。

????倘若这丫头闹起来,反而好办。大都督府遭了大难,命人照顾好骆姑娘别出来添乱,无人会说什么。

????“自然是查一查告发义父的官员有无人指使,这其中是否存在什么误会……”平栗眼底藏着不耐,“三姑娘,这些事我会处理的,你与大妹她们耐心等待就是。”

????“耐心等待?”骆笙望着平栗,眼中满是恐惧,“大哥,如果皇上认定父亲犯了事,是不是诛九族的罪名?那你也成了有罪之人,还怎么替父亲洗脱冤屈?”

????这话一出,姨娘们的哭泣声陡然放大。

????平栗抽了抽嘴角,安慰道:“还没到这个地步,事关逆臣镇南王府,总要查清楚才会有定论。”

????“也就是说,还有时间留给大哥?”

????平栗听着这话莫名有些别扭。

????什么叫还有时间留给他?活像他时间不多了似的。

????可再看那泫然欲泣的少女,似乎是他多心了。

????平栗只好点了点头。

????“父亲被带到哪里去了?”

????“目前关押在刑部。”

????骆笙眼睛睁大几分:“那大哥还在大都督府干什么,为何不追去刑部看看?”

????平栗:“……”

????压下怒意,平栗温声道:“这就要去,三姑娘不要乱了阵脚,安心在府上等待吧。”

????“好,我等大哥的消息。”

????平栗微松口气,对骆辰等人打过招呼,带着一队锦麟卫快步离去。

????骆笙冷眼看着这些人消失在朱漆大门口,眼中泪意褪去,恢复了清亮。

????“把大门关好!”

????在骆府,骆姑娘是说一不二惯了的,立刻有仆从去关大门。

????骆笙扫视一圈,落在大姨娘面上:“大姨娘,府中庶务就交给你了,一切如常就好。”

????“姑娘放心。”

????骆笙看向骆辰:“你是咱家唯一的男丁,照顾好姐姐们。”

????“你去哪儿?”骆辰从骆笙的话中听出意思来。

????“我回有间酒肆。”

????众人听了这话一愣。

????这个时候,三姑娘还有心思回有间酒肆?

????骆辰却好似猜到了什么,犹豫一瞬点了点头:“好,你早些回来。”

????盛三郎追上骆笙:“表妹,那我呢?”

????骆笙微一沉吟,道:“表哥与我一起回酒肆吧,那边也少不了人。”

????盛三郎想不通这种时候了为何还要回酒肆,却默默跟上去。

????他不懂这些纷争,也没有什么能耐,能做的便是与表妹、表弟共进退。

????表妹让他回酒肆,那他就回酒肆。

????天突然变得阴沉,还没到日头落下的时候天色就暗下来。

????有间酒肆门前的青色酒幌在寒风中瑟瑟抖动,酒肆中透出的昏黄灯光亦显出几分清冷。

????寒冬仿佛一下子就至了。

????在这般冷清昏暗中,那道绯色身影就变得尤为醒目。

????骆笙看到卫晗的瞬间,竟不觉得意外。

????她不喜欢自欺欺人,以开阳王这些日子的言行,能够料到他会来。

????她回酒肆不是因为他要来,但见他来了,在这风雨飘摇的时刻,那颗冷硬冰凉的心终归有触动。

????她不是天生的草木人,伤心、恐惧、仇恨……乃至感动,该有的情绪一样不会少。

????卫晗大步走了过来。

????“王爷今日来早了。”

????卫晗凝视着眉眼依然镇定的少女,道:“不,来晚了。”

????骆笙眼帘轻颤,语气如常:“今日酒肆照常开业,王爷进去吧。”

????“就不进去了,还有事要忙。我是来和骆姑娘说一声,令尊的事我会尽快打探清楚。”

????骆笙沉默片刻,微微屈膝:“那多谢王爷了。”

????“石火他们三个暂时留在酒肆打杂,骆姑娘有事尽管吩咐他们。”

????卫晗身后站着三个年轻人,为首的石火不久前才在金水河畔见过,石燚这张脸是每日都见的,居中一名年轻人是头一次见,眉眼却是熟悉的。

????卫晗扫他们一眼,淡淡道:“向骆姑娘介绍一下自己。”

????“卑职石火。”

????“卑职石炎。”

????“卑职石燚。”

????兄弟三人抱拳,向骆笙见礼。

????一副店小二打扮的石焱犹豫了一下,没吭声。

????他早就是酒肆的人了,没必要这么见外。

????“王爷不必如此——”

????“骆姑娘不必见外。”卫晗打断她的话,转身离去。

????骆笙立在门前,一时没有动。

????石火三人束手而立,一言不发。

????石焱凑过来:“骆姑娘,有什么事不如进去再安排吧。”

????骆笙抬脚走进酒肆。

????大堂里弥漫着酒香,与往日似乎并无不同。

????骆笙走至柜台边,坐了下来。

????“表妹,接下来我们做什么?”

????“表哥像往常一样做事就好。”

????“呃……”盛三郎欲言又止,最后默默拿起一条白汗巾搭在肩头。

????骆笙回酒肆是要等一个人:掌管刑部的赵尚书。

????如果等不到,她就主动去见。

????不过与卫晗碰面后,她改了主意。

????既然开阳王说去打听一下情况,不如再等等看。

????多了解一些情况再行动,好过两眼一抹黑乱投医。

????酒肆开业的时间到了,食物的香气渐渐飘开,可是从酒肆开门到打烊,没来一个酒客。

????看着孤零零坐在柜台边的少女,盛三郎有些难受,小心翼翼安慰道:“表妹,你别难过,这些人不来是他们的损失。”

????骆笙笑笑:“趋利避害,人之常情,看来消息传得还挺快。我们回府吧。”

????包括石火兄弟在内的一行人踏着寒霜回了大都督府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